现在很多诗的弊端是过于冷静客观以致冷酷,凸显智性却丢失了血性与热情,自动放弃了情感的巨大力量。这样的诗歌没有温度,像温吞水,让人读了感到麻木。很多诗人在写这样的诗,他们尽管在力求显现辨识度,读者却无法从中看到什么辨识度。

问:怎样正确看待余秀华对中国诗坛的作用和影响?

原标题:回应时代的呼唤是诗人的天职 作者:叶延滨
诗人应该如何回应时代的呼唤,这是一个常说常新的问题。社会的进步,技术的发展,让我们进入全新的信息时代。…

打开一期杂志,我们看到的诗,感觉雷同,语言近似,很多句子程式化、流行化。诗人写作的过程近乎原始记录,不动声色,更不动感情。把诗最根本的东西——打动人心的功能,彻底丢弃。只注重表现自我内心,而忽视普遍性、规律性的东西,主动疏离了与读者的勾连。大众对新诗的关注度降低,其责任在谁,不言而喻。

图片 1

原标题:回应时代的呼唤是诗人的天职

降低写作难度已经成了很多诗人的习惯性。他们写出来的作品,与普通读者写出来的作品,没有多大区别,那还要我们诗人做什么?平铺直叙、大白话、白开水的所谓诗充斥于报刊及微信平台,人人小感觉,处处有鸡汤,败坏的是大家的胃口。个人的思想感情与时代脱节,所写的诗与人民所想所盼无关,这是需要诗人们反思的。

说实话,我对诗人余秀华的认识,仅限于她的一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我觉得很直白。至于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

作者:叶延滨

耐不住寂寞,没有沉潜之心,不能长期坚守自我,总是跟在潮流的后面,是无法写出好作品的。今天的诗坛,需要更多的沉思求索,需要崇高,需要引领,才能抵制那些无聊、自娱、泡沫、垃圾。

我研究当今中国的诗坛,发现普遍的所谓诗作,读之如同食蜡。很多我感觉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诗人应该如何回应时代的呼唤,这是一个常说常新的问题。社会的进步,技术的发展,让我们进入全新的信息时代。新的传播手段,让诗歌这种曾是少数精英写作的“文学皇冠”艺术,变成了大众传情达意的工具,繁荣和杂芜共存,多样与无序同在,先锋与通俗携手。诗歌这门艺术,其边界被各种突破和探索改变,在一些人那里,诗歌成了一种面貌模糊的快餐产品。更有激进者和无知者进行无底线的尝试,以惊世骇俗的语言涂鸦从事所谓的诗歌写作。因此,真正热爱诗歌并坚守诗歌精神的诗人们,在今天需要更加努力回应时代的呼唤,写出无愧时代的诗篇,这是诗人的天职与担当。

我们的诗坛,要去掉圈子化、功利化、世俗化,营造良好的诗歌风气。编辑要真正认真看稿,不要因人发稿,而是真正挑选出优秀的诗作。特别是要多关注底层作者的作品。

好歹我也经受过那么多年的教育,好歹我也曾读过唐诗宋词那么多年,曾经无数次被其中的美所折服。

努力提升诗歌精神的时代高度,是中国诗人特别是百年新诗历史所证明的诗之大道。百年中国新诗的合法性,就是真实地记录并表达了中华民族奋起反抗、争取自由解放的百年心路历程,成为中国人百年来振兴中华的情感史。中国新诗在民族危亡和社会变革的每个历史时期,都产生了代表性的诗人和里程碑式的诗篇。在“五四”时期,胡适、郭沫若、徐志摩、李金发、冰心、冯至等,都是开一代风气的大家。抗战时期,艾青的《我爱这土地》、光未然的《黄河大合唱》、田汉的《义勇军进行曲》,还有田间、李季等一大批诗人的作品,记录了中华民族危亡时用血肉筑起长城的精神。新中国成立之初,贺敬之的《放声歌唱》,以及郭小川、邵燕祥、闻捷、公刘等诗人的作品,记录了一个站起来的新中国所激起的浪漫情怀。直到改革开放,重新歌唱的牛汉、绿原等老诗人,以及舒婷、顾城等青年诗人的作品,呈现改革开放和思想解放的中国重新焕发青春的气象……百年新诗历史中,对于与时代与民族紧密联系的诗人,可以列一个长长的单子,写一部厚厚的专著。坚守中国新诗与时代同行的初心,不忘中国新诗与中华民族同呼吸、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鼓与呼的使命,中国诗歌一定能产生更多更好的无愧时代的伟大诗篇。

其实还是有不少诗人在创作着感动自己也感动别人的作品。那些真正俯身于艰苦写作的诗人,我们要给予充分的重视和呵护。他们没有随波逐流,而是在逆流中坚挺着,因为他们知道,有魂在,有精神的支撑,诗才会有力量。

我觉得当今中国最具有号召力,最能够让人热血沸腾,最具有感染力,最催人奋进的、最脍炙人口的诗歌就是【义勇军进行曲(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努力开拓诗歌题材的社会深度,是中国诗人在改革开放四十余年所做的最重要工作,也是诗人今后应该继续努力的方向。诗坛空前繁荣纷杂,认真梳理一下,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以下三种创作主潮深化了中国诗歌的题材,值得总结经验,以推动诗歌健康发展。

每个诗人都要直面自己作品与自己内心情感的关系问题。你的诗句和你的心灵是什么关系,这是不能逃避的。只有发自内心、感动了自己的诗句,才会被读者接受。我们应努力去创作完成带体温、有血性、有激情、能感染读者的诗歌。要扭转风气,引导风尚,重要文学期刊、诗歌刊物应该起好带领和导向的作用。

当今中国诗坛不是没有好的诗歌,原因多是些陈词滥调,是无病呻吟,是低级趣味。

其一,面对世界的向外姿态。自20世纪末以来,中国孕育了影响深远的现代主义诗歌潮流。中国诗歌的复苏,缘于改革开放初期的思想解放运动,对外开放让中国年轻一代有机会接受现代文学思潮。《诗刊》在1
软文平台980年举办了青年诗人改稿学习班,并以“青春诗会”的名义整期发表了参加这次活动的17位诗人的作品,引起轰动。其中部分诗人正学习现代主义表现手法,这从某种意义上表明现代主义诗潮得到主流诗坛的认可。中国有现代主义倾向的新诗潮被称为“朦胧诗”,这个称呼表明了这些诗歌在传统读者眼中是一个形象模糊的角色,同
新闻发布平台时由于中国传统诗歌美学和现代诗所借鉴的西方现代主义美学的差异,朦胧诗的出现,也产生了读者疏离诗歌的效应。中国的现代主义思潮,在不断的争论中发展。

作为诗人,要认真倾听人民的心声、社会的呼声,认真负责地对过去的一些不良现象进行批判、总结,担当起我们的责任。然后,以全新的姿态和面目走进新时代,赢得人民大众和广大读者的热情支持。人民和读者是不可以随意丢弃的。今天的人民需要什么样的诗歌,我们能为他们奉献出什么样的作品,是值得我们每一位诗人认真思考和面对的。只有把个人血脉的温热和人民、民族的历史现实紧紧联系在一起,我们的写作才是有意义的。

如果让我写诗歌,我是绝对不会写出“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有意思吗?相反我还觉得这很低俗。

其二,面对现实的向下姿态。向下面对脚下土地的写实主义和民间的姿态,经过近四十年多次流变而成为诗坛主要的新写实主义诗潮。20世纪70年代后期,一批老诗人,如艾青、公刘、蔡其矫、白桦、绿原、曾卓、孙静轩、牛汉、邵燕祥、昌耀等重新回到文坛,同时也涌现了一批优秀的青年诗人。这两部分诗人在七八十年代发表了大量表现大众生活、呼唤思想解放的诗篇,如舒婷《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雷抒雁《小草在歌唱》、傅天琳《汗水》等。这
新闻发布网种潮流受到了读者的追捧,在推进思想解放运动中起到了鼓动作用,同时其文学资源和诗歌元素大多来自生活,具有较强的民族性,与现代主义形成并立潮流。到20世纪90年代,诗坛这种关注现实的诗歌发生流变,出现了新乡土诗、城市打工诗以及口语写作等。这股潮流中的诗人,注重用生活中鲜活的口语作为诗歌语言,为普通百姓呐喊,同时强调自我独特的创作风格。这些作品不拒绝在表现手法上向西方学习,但诗歌的元素和资源是目光向下,面对本土。于坚、尚仲敏等诗人的作品都表现出鲜明的“民间”色彩。网络的出现,加快了诗歌在民间普及,在各地出现了大量杰出的青年诗人,特别是进入城市的新移民诗人,如写乡土诗的马新朝、田禾等。进入新世纪后,成熟并且风格鲜明的诗人依然引领诗坛,如诗人吉狄马加写了大量关注人类共同命运的力作,诗人陈人杰连续三届担当援藏工作,在高寒之地写下心血之作《西藏书》,梁平对巴蜀文化的诗性解构,胡弦对人性的深度探求,张执浩朴质口语的诗性表达等,都呈现了关注现实的特征。及物写作与表现自我之结合,成为诗坛的新主潮。

之所以人们对余秀华的这种诗作感兴趣,我想无非是人们觉得另类。就像之所以小沈阳曾经一段时间非常红火一样,他那种男不男女不女的表演,无非是让人们觉得新鲜,觉得新奇,觉得另类和特别罢了。

其三,面对传统的坚守姿态。坚守古典诗歌的传统,坚守“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传统,坚守革命文学的传统,在诗坛没有缺席。中国有两千多年的诗歌传统,特别是唐诗宋词在艺术上所达到的完美媒体发稿平台境界,使中国古典诗歌有很多喜爱者,尽管这种用文言写作的格律诗词,在今天很难有新的超越,但仍有大量习作者,他们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坚守者,令人敬重。同时中央电视台的《中国诗词大会》栏目增发稿平台添了传统的气场,自媒体又为旧体诗写作者提供了便利的发表途径,让坚守者们有了更大的信心。

好的东西,是催人奋发和上进的,是积极的,是健康的,是文明的,是富有生命力的,是朝气蓬勃的,是斗志昂扬的,是阳光温暖的……

努力锤炼诗歌语言的艺术精度,是每个中国诗人的天职与担当。诗歌是一门与语言有关的艺术
发布新闻平台。
网站发稿悠久的诗歌发展史,也是诗歌语言越来越典雅精美软文网并且富于活力的过程。《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以及近现代出现的新诗等中国诗歌的语言运用,越来越丰富,越来越精美绝伦,成为我们民族气质的体现。从现实生活中汲取鲜活且有生命的语言,拒绝粗鄙低俗的诱惑,拒绝空话套话的侵蚀,不仅考验每个诗人掌握语言的分寸和技巧,更能呈现诗人文化修养的成色。

病态的当今中国诗坛,诗人已死……

百年新诗发展中,有追求有担当的中国诗人们创造了诗歌的奇迹。在新时代
媒体发布平台,创造中国新诗“高峰”的希望,仍将寄托在关注时代潜心写作的诗人们身上。

《谈谈余秀华的现代诗》坦率的讲,当红诗人余秀华发在《今日头条》里的几首现代诗,我都一一拜读过。诗中不乏有些过人的句子。“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春天”。在这首《我爱你》的诗中,这些诗句给我的感觉,确实独具匠心。如果不是对生活的大彻大悟,是很难写出这样直击人心的句子。凭心而论,我没有见过诗人本人。后来又读到了她的成名作《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看完这首诗后,我简直不敢相信,这首诗竟然出自余秀华之手,但确实是她作的。我是受中国几千年来文明古国传统文化的影响或熏陶下长大的,即使遇见美好又神圣的爱情,也不能把“睡”字挂在嘴上。我们都会尊重先辈们固有的传统观念或喜乐爱好,尤其是在男女相爱方面,还是比较隐私的。我想人为什么要穿衣服?无非是一图美观,二为遮羞。这里我总觉得身为公众人物的余秀华不是狂就是二!她在写深爱上一个人的感受时,不惜《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未免太放任近乎于堕落吧?最近又看到“大诗人”余秀华做节目演讲,她把象我这样持不同意见者视为喷子?孰是孰非,自有公论。值得关注,在中国目前的文化市场大潮中,余秀华蜕变成一个弄潮儿,身兼某市文联副主席,做节目出书能挣大钱,这些都可理解视为正常。总之目前在网络大红大紫人气超高的诗人余秀华,还是见好就收。再不要发表什么“中国的男人根本配不上中国的女人”这样的奇谈怪论,不要色胆包天的性解给我留下美好印象的唐诗,不要信口开河的和诗圣李白等中国优秀诗人对着干。期待余秀华老师提高作品质量,多出精品佳作。

《光明日报》

哎呀咿呀!

作者:2019年09月11日 14版

一个教育领域的“创作者?”是吧?

“余秀华的诗給中国走向没落的诗歌打了一枚强心针(剂)”

嘻嘻嘻。有意思!

被中国当代诗坛的文痞,侏儒,捧为红“诗人”的余秀华,她在全国各大诗刊上,网络上,发表出来的,一篇又一篇意淫式的断句,断节,零碎,无韵的文!字!是“中国诗歌”吗???

我説不是!!!

不是诗的原因是什么呢?

1:诗是心灵的意念。语言是心灵的外衣。用粗躁的句子表达出来的意思,永远不可能成为诗歌语言的意像,給读者的只是不知所云的恶心。

2:跳跃式的表达形式,违背,凌乱了汉语言文字表达思想的内在逻辑关系。給读者的只是“诗人”零碎的思想碎片。让读者不知所云,不明其义。

3:用自己的浅薄庸俗绑架了诗歌的优美和儒雅。让读者无端产生对中国诗歌精粹形象的怀疑和误解。

4:余秀华和现在在中国诗坛的几乎所有的“新诗创作”的当红“诗人”,如李少君之流。都在以自己的喜恶而喜恶,肆意颠覆着我们社会的传统优良文化史观。要么用直白的语句代替传统中的诗词语言应该熔词以驽境的艺术表现手法。要么就生造滥制出让谁也看不明的晦涩文字来胡乱造句。有时就连起码的语法标准都不要。让读者走入朦胧迷茫的陷阱。

凡 此种种,足见中国当代诗歌创作,不是走向没路,而是走入歧途!

这是当代中国诗歌领域里,长期占领诗歌的写作,发表,评论,放行等高端舞台的那部分文痞,侏儒,和戴着各种各样的诗词委员,编辑,主编,大V铁盖帽子的诗歌领域执柄者,胡作乱为引发的结果。

余秀华这个“诗人”,只不过是中国诗歌领域乌烟瘴气,鱼龙混杂,利欲熏心的大染缸里被名利诱引而跳得欢的一个小例子。

在自媒体网络诗歌无限活跃的今天。如果中国官方诗词写作领域新诗创作观念和诗词玲珑殿堂的腐儒御才,还是那么麻木不仁,还是那么高高在上,还是以老子乃天下之大势之代表自倚,那他们必将被,熊熊燃烧的网络平民诗歌写作的大潮所湮没!

中国诗歌没有没落!

中国诗歌不会湮没!

中国诗歌的前途,出路不在由官府宠养的那种于腐儒,侏儒,文痞,大V,委员,编辑,主编们身上!

中国诗歌创作的热情在自媒体网络平民草根诗词爱好者的创作实践中!

因此,中国诗歌对中国诗词的历史血脉的继承,承传,发展,发扬其优良传统的出路和希望,都在普天下万万千千对中国诗歌爱好者的身上。

记得好像是在《凤凰卫视》的一个什么节目上见过余秀华——细想起来,各路媒体看中的,与其说是余秀华的诗歌创作能力,还不如说是余秀华与命运抗争的生活勇气——她本人才是一首诗。

古人云:诗无达诂。余秀华诗歌的水平究竟如何,各种奖项是否实至名归;这其实是见仁见智的问题,或者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只消用什么是诗歌的标准评判就大白于天下了。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而它们/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前面说了,这究竟是否是诗无关紧要;有的人看出了恶俗;也有的人却看出了颠覆;有的人看出了文辞的粗糙,也有的人却看出了作者的“起点很高”。

诗已死:但是“诗歌”没有;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将现代诗与流行歌曲(歌词)相比,其天壤之别的差距一目了然——

现代人,现代传媒在造就流行歌曲的同时,也为现代诗挖掘了坟墓——现代人不仅仅需要干巴巴的文字,更愿意接受能够为各种感觉器官带来的强烈刺激。

今天很惨,摔跤脸上摔了三条缝,膊子上一条,全身只有一条腿是好的,一只眼睛睁不开,全身痛得不得了,昏迷了两个小时,刚缝完针从医院回来。但,这个题问,我还是到家后马上回答。

什么叫中华诗词?首先,它要韵律优雅,用词精炼,意境深远,能让人们在阅读时,感受到其意境之美,文字之美,韵律之美。能让读者在阅读后深深徜徉在诗词的国度里,获得知识,让灵魂净化提升,是精神灵魂的港湾。而大家读余秀华,李少君之流的诗,这几点都不具备。

胡适,郭沫若,海子,李少华,余秀华之流,并不具备写诗的能力。因为他们连平仄都不懂,什么叫韵都不懂。他们写的所谓的现代诗,是分段散文,是诗学西方的产物,四不象。而特别象李少华闯海获奖,欺世盗名。余秀华睡你走红,淫荡庸俗。这只能证明现代诗和现代诗坛的一种乱象,这些所谓的诗,并不是中华诗词发展的风向标,并未传承中华文化,只是文化垃圾,迟早会被中华文学长河清洗遗忘。(如果有人不服,那推荐余的睡你叫你家小孩读,告诉他们,这是好诗!)谢邀。

诗人也好,评论圈也罢,我都怕被骂,被怼。附庸吹捧不行;批评贬低不可;和稀泥更不可取。何况,人家是才华横溢的诗人,评论圈又藏龙卧虎,人才济济,你算哪根葱?敢凑热闹去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夸夸其谈、肆意评说。中华文化,上下五千年,博大精深;时至今日,又无不与时俱进。继往开来,创新发展是时代的呼唤,时代的要求,何况,当今社会是一个追梦逐梦的时代,是一个寻求突破、寻求新鲜、寻求刺激的时代,并为之而疯狂不羁的时代。所以,谁对诗坛作用大、影响深,不敢妄论。一是文学素养差;二是怕惹火烧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找麻烦。还是让那些满腹经纶、文笔滔滔的文化大师和精英们去评说吧!我等之辈,休唉!

诗界千年靡靡风,国魂不见早成空。

横穿一路来睡你,鬼怪妖魔逞文雄。

用此首诗来评论中国诗歌界,已很少见激荡人心的作品,大都是靡靡之风。近来一个脑瘫余秀华,写几首自慰诗流行,令尔等津津乐道,奉为至宝。实在是道德堕落,灵魂出窍,信仰缺失的表现。不喜勿喷!

对“余秀华现象”的讨论

(2019.9.22)

余秀华?

就是写《睡》诗的那个女的吗?

沈巍?

就是搞垃圾分类的那个男的吗?

她戴着“诗人”的帽子,

他贴着“大师”的标签;

俩个都是听说的,

俩个都是不识的;

俩个都是出名的,

俩个都是炒红的;

俩个都是无能的,

俩个都是同类的。

俩个都是可怜的,

两个都是不屑的。

请相信:

沉舟侧畔千帆过,

病树前头万木春。

谢谢悟空问答邀:

曾几何时,在中国的文学艺术界,兴起了一股以丑为美的歪风,“丑书”在书法界大行其道。一些曲调奇特,歌词不知所谓的网络红歌充斥各级广播电台。一些扭曲人类灵魂,考验人们智商的各类相亲,情感方面的走秀节目也占据了各大电视台的黄金时段。而这个以一首《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丑诗的作者,也在有心人的炒作之下,成了可以与历代著名诗人比肩的“大诗人”。她对中国诗坛的作用和影响,就是扭曲了人们对诗词的审美观。长此以往,不知会将我们引以为傲的文化传统引向何方?

如果有一个丑陋残疾的躯壳,又装载一个灵魂已经扭曲了的人,却被奉为“天使”,那么,不论是对其本人还是社会,都意味着“灾难”。谢谢你的阅读。

余秀华对中国诗坛没有一点点影响。中国诗坛是一座碉堡的话,余仅是射向碉堡的一颗小石子。在这座碉堡里,有比余诗更无耻更无聊更扎心的诗。要说余诗有影响的话,就象鸦片烟一样,总有人喜欢捧场。喜欢吸食。因为余诗满足了一些人的心灵空虚。以及有所心里需求。但实事求是地评论,余诗确定比一些诗人写得要好她触及的范围很小,但都是内心真情流露且毫不掩饰,不象一些诗人装模作样,鬼画桃符却心如寒冬,人在新时代,心容不了新生活。改革开放之前的诗坛是一条大河的话,现在的诗坛己成了一条小溪,这条小溪与时代脱节了,让广大的读者不满了,而余秀华的诗出现,引起一些轰呜,也是对当今诗坛不满的一种反应。

中国诗款文化几千年,杰出诗,词人无数,杰作流传至今。所谓诗,词绝不是写几句就称为诗,艺术性,思想性,能够反映当时政治,社会现象,作者直抒胸臆,优美,震撼人心的诗句才得以流传,得到识可。岳飞的巜满江红》,毛主席的诸多诗篇磅礴大气。李清照的诗词,唯美,灵秀,让人过目难忘……不枚胜举。我的观点是,诗人,除了具有良好的艺术修养,丰厚的文化底蕴,独具慧眼,睿智大脑,关键的是有一颗热烈,饱满的爱国之心,和政治抱负,如屈原的诗忧国忧民,凡此种种,我认为,诗人是一个崇高群体,不是随意称呼的。还需要有优秀品格,良好道德修养,才可以写出绘炙人口,流传千古而不衰的伟大,优美,震撼人心的巨作,为广大人民而传诵。个人观点,不针对任何人。